美文丨陈鹏飞:烧个菜

□ 陈鹏飞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梦想,有时可能还很大,或伟大或偏大。只是,许多人在评估自己的能力时,都会“高看”自己一眼,这也许属于自信的范畴,但更多的是,拿自己的长处去比他人的短处。可事实是,有那么小部分“心怀大志”者,除了能烧几个家常菜之外,又真的能做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呢?

自己,其实就是这样一类。

一个周末下午,突然觉得有些无聊,连平日里爱看的《小说选刊》在翻了几页后便没了兴趣,有点赌气地把它往桌子上一摔。“啪”地一响之际,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回家去,烧个菜吧。

多日不去菜场,氛围已有些陌生,东看西瞧,便买了一把尖椒、两根丝瓜和一块生姜及几根小葱,脑海中也已想好,做一个老家的名菜辣椒炒小鱼,再烧个丝瓜蛋汤,加上一两块烧饼,晚饭就可以对付了。

小鱼,如今的超市里也有,不过,要么像是金山湖里游动迅速的小白条,十来厘米长,要么就是小海鱼,肉嘟嘟的,五六厘米长,看上去感觉好吃,可其实不然。

老家的小鱼完全不一样,它们就来自村边的那条小河,而且真的是小鱼,也就一两厘米长。从情理上说,把这么小的鱼放上餐桌有点不该,好在,它们中间总会夹杂几个体形稍大的鱼儿和虾子,让人心里好受多了。

也许正是因为它们小,所以这些小鱼都无需过细处理,包括去除内脏之类,用推网捕上来后直接摊在水泥地上晾晒,晒成鱼干后用塑料袋装起来,等到用的时候就抓上几把,也有人家,喜欢把小鱼放在鏊子上用火微微炕一下,手法略有不同,可都是一样够味。

虽多日不烧菜,可基本程序还没忘。先从冰箱里取出两把小鱼,放在温水里泡上,需要先软化一下。接着,把青椒切成长丝,再配上一个红辣椒,模样更好看,然后,把葱花、姜丝以及大蒜薄片全都准备就绪,可惜的是,还没到冬日,否则再来上几段芫荽就更漂亮了。

起锅烧油,把葱姜蒜倒进锅里煸香,再把小鱼滤干水放入锅内,滴上几滴料酒,用中火稍炖两分钟,然后,把辣椒全放进锅中,改用大火,学着大厨的模样,来回地掂勺和翻锅,待辣椒明显软下去之后,就改小火装盘。

烧汤似乎更简单。把丝瓜滚刀切成块,放进油里过一下,然后加入冷水,放上一把去皮的蚕豆,盖上锅盖煮开,再打两个鸡蛋进锅,用筷子来回划上几圈,汤再次翻滚时,便大功告成。

对突觉无聊的自己来说,这么一阵并不复杂的操作,与其说是劳动,倒不如说是一种心情调节,尤其是那菜一进嘴,便如同中了魔法一般,先前的“无趣无聊”瞬时变成了“有滋有味”。辣椒炒小鱼,虽然料酒放得多了点,可一如老家的味道,鲜美爽口,沁人味蕾,一边辣得嘴里直哈气,一边仍不停地用筷子夹,也许,这就是生活予人的那个味道。

而那汤,就有点“搭浆”了,主要是丝瓜没刨皮,于是,每吃一口那丝瓜,便觉得嘴里多了点东西,而越这样觉得,那脑袋里就越在想:假如刚开始要是刨了皮,那吃起来该有多赞。

我明明记得丝瓜好像不用刨皮的。看来,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老祖宗的这话真有道理。

不过,有些“拳”还真不用自己练。

如今,外卖就很方便,也让很多年轻人失去了下厨的动力。一位朋友说,现在北京不少房子装修已不再弄厨房,年轻小夫妻一天三顿都在外面吃;也常听到一些父母这样表达无奈:辛辛苦苦烧好的饭菜,孩子被催着才动上几筷,而他们自己点的外卖,在父母看来有一百个看不惯和不好吃,可却吃得那样津津有味。

我并不是与外卖过不去。只是觉得,下厨能让人有一种生活的仪式感,至少不会把节假日过得没了生物钟,从买菜开始,到择、杀、洗、切、剁,再到炒、蒸、炸、炖、煮,整个过程连同那肉香、菜香、米香一阵阵地飘进鼻中,让人虽累却也乐,既有那种味觉上的满足,更有对家人付出的一种幸福。

或许,同伟大的梦想相比,烧饭做菜似乎有点low,可偏偏,生活最需要接地气,几乎没人能逃出这样的沉醉,那就是,对自己种的一畦菜几盆花,对自己烧的一顿饭几道菜,总是越看越喜欢,就是那么乐此不疲。

心有所寄,尽力而为,顺其自然,悲喜有度,相信,这就是不错的人生。

实习编辑:毛蕴劼

审核:杨佩佩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