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艺考疑似泄题调查:未用金属探测仪,信号未屏蔽

江西省教育考试院的通报。 截屏图

“开考不到一个小时,网上就传出了本次艺考文艺常识(以下简称“文常”)的答案”,12月17日,江西考生凌云公开质疑,12月10日在江西科技师范大学红角洲校区举行的江西省2019年广播电视编导联考(专业考试)存在泄题和作弊的可能。有考生发微博说,“今年江西的广播电视编导省联考,开考前十分钟就已泄题”。

凌云参加的是江西省2019年普通高校招生艺术类专业统一考试(戏剧影视文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考试时间为190分钟,上午9点开考,试卷满分200分,包括文常和广播影视常识与写作等几个部分。根据往年的艺考情况,凌云推测此次联考将从近5000名艺考生中,按成绩排名,颁发800余个A证。

此次考试考点设在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共有160多个考场,每个考场30名考生。有考生在离开考场不到一小时就看到了网上流传的考题答案和考试试卷的图片,其中两张答案截图显示的时间为12月10日上午9:47。

为此,一考生在考试后发微博称,“艺考也是考试,原以为与高考此类大考无异,但令人心寒的是这一场考试,摧毁了考生对此的一切努力与信任,望有关部门能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每个考生都值得被尊重,作为一个江西编导考生更是希望得到一个公平合理的解释。”

多位来自江西九江、赣州、上饶、南昌的考生告诉记者,不只是今年,连续几年(艺考)江西都出现过类似(作弊、泄题)情况,他们甚至表示,很多考生将手机带进考场的问题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针对网上反映情况,江西省教育考试院于12月17晚、18日中午两次回复:已联系公安等相关部门着手展开调查,初步确定为考生考场作弊,目前已锁定相关当事人,有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考试时间内手机信号依然满格

凌云无法确定网上流传的答案图片是否如网传的那样来自一个400多人的作弊群,但是12月10日下午两点当他在网上第一次看到考试试卷时,他很肯定有考生在考场上使用手机了。“官方从未对外发布过考题,试卷只可能是考生通过手机拍照后将其上传了,除非有人能一字不差地将考题背下来做出这样一份试卷。”

有考生看到试卷的照片后实在气不过,在朋友圈公开发问,“江西省统考的题目,我关注的重点是,为什么一场关乎全省编导生的考试,却有人能有机会把试卷拍下来?”

监考老师没有用金属探测仪对考生进行扫描,考场也没有信号屏蔽仪,事后凌云直指这场考试的“不规范程度”,自己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出考场,打开手机,信号为满格,并且在考场外等候的老师,考试时间内依然能流畅地上网玩手机。

有多位考生向记者证实A区13号考场、14号考场、24号考场,B区42号考场等多个考场考生进场时,监考老师没有使用手持金属探测仪对他们全身进行扫描,只是简单地确认身份后就让其进入考场,手机等电子设备可以被轻易带进考场。让苏瑞有些气愤的是,有考生在考试中途上完厕所后回到考场,也没有被要求重新进行扫描。“监考老师只是说让考生自己上交手机,做了表面功夫。”她说。

考生陈璐事后第一时间就江西省2019年广播电视编导联考专业考试过程中存在的泄题和考场不规范安检等行为,向江西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出了匿名举报。她告诉记者,在46号考场,考试即将结束时,监考员发现有考生带了手机后,并没有按照江西省教育考试院颁布的有关规定进行作弊处理,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了事。

根据江西省教育考试院于11月印发的《江西省2019年普通高校招生音乐学类、舞蹈学、戏剧与影视学类专业统考考场规则》(以下简称《考场规则》),考生禁止携带具有存储、发送或接收信息功能的设备(如手机、接收器、发射器、录音录像设备、电子存储设备等)进入考场。如有违纪、作弊等行为,教育考试机构将按照《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教育部令第33号)及有关规定进行处理,并将记入国家教育考试诚信档案。

“这严重违反了国家颁布的教育考试法,(监考老师)玩忽职守,极大地破坏了考试的公平性。”陈璐告诉记者,这是自己作为一个公民,第一次行使举报权,但是到目前为止自己的举报并没有得到任何有(实际)意义的答复。

是“押题”还是“泄题”

多位不愿具名的考生向记者透露,他们所在的考场中有考生提前一个多小时就交了卷,还有考生在迟到20分钟的情况下,依然被允许进入考场考试。而这些做法显然有悖《考场规则》中明确的,笔试科目开考15分钟后考生不准进入考场参加当次科目考试,同时考生交卷出场时间也不得早于本场考试结束前30分钟的规定。

“考试时我奋战到了最后一秒,说实话,时间真的很紧,我无法想象那些提前一个多小时出去还写完了的人是如何做到的。”考生李淼说。

也有考生反映在考场里看到了作弊行为。有考生刚进考场就听到几位考生在讨论名词解释的答案,有一位考生亲眼看见坐在自己斜对面的两位女生在考试的过程中互相对答案,还有一位考生看到坐在自己左边的女生一直用手机抄文常的答案,而这些行为均未被监考老师发现。

最引人关注的是艺术培训机构“南昌弘艺文化艺术学校”的“神押题”现象。12月10号该培训机构在其公号发文称,“我们传媒部老师居然几乎押中全部原题,高高老师更是押中了影评原题《蛮荒故事》,这对学生们来说简直就像‘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文中配发的微信截图显示,“两个名词解释我昨天刚说完,填空说了16个,选择至少说了7个。”

“在考前一天压到故事题目,加名词解释,20个填空题押中16个,10个选择题至少压中7个,联考的电影居然也压中了,这概率和买六合彩中大奖是一样的,这样的押题不是泄题又是什么呢?”考生卢略文反问。

诸多考生在看到该文章后对记者表示,抛开其他的不说,光是压中影评原题的可能性应该微乎其微。凌云解释,江西省之前连续四年的编导联考考的都是纪录片,培训机构进行考前集训时上的也都是纪录片的课,今年培训机构一下子就能押中一部小众的外国电影,“如果不是泄题的话,只能说对方是神仙吧。”

考生王帅告诉记者,他参加的培训机构,今年出了九套押题卷,考完后他发现只压中了其中两道题,他认为,那种几乎压中全部(考题),且还能别出心裁地压中阿根廷电影《蛮荒世界》的机构,根本不可能存在。

12月17日下午,针对众多考生的疑问,南昌弘艺文化艺术学校工作人员回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称,“不存在泄题的情况,这是一个侥幸事件,我们只是侥幸押题押中了。”

一分对于编导生而言是决定命运的

为了这次艺考,卢略文从高三开始常常背文常背到凌晨,学校老师一直告诉她“得文常者得联考”,在她看来,如果泄题事件属实,自己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王帅每天背文常背到凌晨两三点,早上六点多就得起床上早读。“艺术考试,很多时候拼的就是一个心态,”对他而言,这次考试的重要性仅次于高考,要是联考成绩崩了的话,面对即将到来的校考,心态也会不好,“如果连A证都拿不到,几万元的艺考培训费都打水漂了。”

在考前集训的三个月里,凌云同样如此,每天除了上专业课,做5-8张文常卷,其余时间都在拼了命地背。按他的说法,根据往年的艺考情况,编导联考150分的主观题,最多只能拉开两三分的差距,而文常中选择题和填空题的40分,在很多情况下却能拉开5分、10分甚至是15分的差距。

最令他揪心的是,这次网上被指泄题的那张图片上显示的就是文常答案。对比答案后,凌云发现,图片上给出的答案除了填空题错了1个,选择题少给了1个答案外,其余的全对。

怀疑出现泄题后,王帅觉得很委屈,江西省一共才发800多张A证,而网传的泄题群里就有400多人,“这只是其中一个群,其他渠道的泄题根本无法想象。”他说。

“江西省联考的一分至少能拉开近两百名的排名,少拿一分,就可能拿不到证。”卢略文有些气愤。

江西省教育考试院: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说“泄题”不合适

为了维权,凌云报了警,在12月13日给江西省教育考试院打过举报电话,并将相关聊天记录和截图通过网易邮箱发送给对方工作人员。事后江西省教育考试院工作人员电话回复他,证据不足,证据充足才能调查。

凌云询问对方,很多考生将手机带进考场,应该怎么处理时,这名工作人员回复,(带手机的)属于个人行为,每年总会有几个不怕死的人把手机带进考场。也会有培训机构的人伪装成艺考生进考场拍试卷,出来宣传是自己压中了题目。

为此,记者在12月17日下午致电江西省教育考试院纪检监察室,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一些情况,我们核实了之后,肯定会按照规定进行处理。考试结束以后,有学生(给我们)打过举报电话,但是大多数都没有提供具体的东西。目前,只要是我们接到的关于今年艺考的一些线索和材料,都已移交给网安部门核查辨别。”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说“泄题”并不合适。

当记者就每个考场是否都有信号屏蔽仪和是否对考生进行安检向这名工作人员求证时,这名工作人员回答,“我们所有的考场都是严格按照规范要求来做的,所有考生都必须经过非常严格的安检才能进入考场,一定是这样子操作的。”

12月17日晚,针对网上反映情况,江西省教育考试院在其官网回应,获悉“2019年普通高校招生江西省艺术类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统考疑似泄题”网上信息后,江西省教育考试院高度重视,迅速联系公安等相关部门着手展开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有关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12月18日中午,江西省教育考试院就此次编导联考疑似泄题事件公布了最新调查进展:初步确定为考生考场作弊,目前已锁定相关当事人,有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相关部门将根据调查事实,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对有关当事人作出严肃处理,坚决维护国家教育考试的公平公正。

(为保护隐私,文中考生凌云、苏瑞、陈璐、李淼、卢略文、王帅均为化名)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缪小兵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