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组有关外卖小哥的大数据,且惊且赞

日前,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旗下饿了么蜂鸟配送发布了《2018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该报告是基于5.2万份蜂鸟骑手问卷调查得出的。这份报告虽然只是基于蜂鸟骑手所作的调查,但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让我们对这个群体有更多的认识。

《报告》显示,“外卖小哥”是百万小镇青年立足大城市的“第一份工”。77%的蜂鸟骑手来自农村,全职骑手收入普遍超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均薪资,“单王”骑手甚至月入三万。

77%骑手来自农村 超20%为95后

《报告》显示,77%的蜂鸟骑手来自农村,他们通过送外卖自食其力,在城市扎稳脚跟。有9%的骑手为女性,在云南、吉林、四川等地,女性骑手的占比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而且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选择外卖骑手这份职业,95后占比已超过20%。

蜂鸟骑手的学历也在逐年走高。近20%蜂鸟骑手为大学本科或专科生,其中辽宁省、河南省拥有大学学历的骑手占比全国领先。

小夏是北京地区的一位“无声骑手”,老家在吉林长岭县。虽然耳朵听不见,但他的订单准时率甚至单月高达100%。“加油!”“你真棒!”他常常对自己说:“生活不易,却也从来不难。”

每天奔波150公里 收入可观

《报告》显示平均计算,一位骑手每天配送48单,奔波近150公里,相当于横贯鸟巢体育馆近460次。最勤奋的骑手,送外卖以来累计完成的配送距离可以绕地球近3圈。

辛勤的工作也带来不错的回报。蜂鸟骑手收入主要集中在4000—8000元(包含兼职与专职骑手),超过2017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均薪资的3813.4元。

上海地区“单王”陈龙军,月收入最高达3万。他有一套自己的跑单秘籍:哪家店做什么餐需要多久、走哪条路线最省时、哪家餐馆味道好……他都门儿清。今年初,他还在浙江热门水乡西塘买了套房。

精神生活丰富 最爱读金庸

除了物质回报,外卖骑手的精神生活同样丰富多彩。他们喜欢的作家前三名是金庸、唐家三少和鲁迅。有1%的蜂鸟骑手爱读博尔赫斯、杜拉斯,2%骑手喜欢王小波。

约40%的外卖骑手喜爱在休闲时间听音乐。他们最爱歌手TOP3是张学友、汪峰和陈奕迅。此外,0.1%的人是蔡徐坤的死忠粉,6%的人钟爱腾格尔。

这一届骑手除了能够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还对职业有不一样的理解。“自由”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因素。超60%的蜂鸟骑手最看重自由的工作时间。

不过,仅不到三分之一的骑手觉得外界给予了他们应有的尊重,超过半数人十分在意用户的理解,他们期待获得更多认同。

订单需求多样 点外卖帮小孩听写单词

外卖骑手已成为社区里“最不可或缺的人”之一。点个外卖劝人离婚、查男朋友的房、帮小孩听写英文单词……这些不是网络段子,而是外卖骑手接到的真实订单。

除了做好自己的送餐业务,外卖骑手也做出了许多暖心事迹。今年9月广东汕头暴雨,十多个镇被淹,有外卖小哥对社区环境特别熟悉,在外部救援队还没到来时,就自发组织救援。有队员一天在水里泡8小时,救出几十位街坊邻居。救援队规模也从十几人发展壮大到135人。居民需要帮助,外卖小哥搭一把手,成为了许多骑手的“分内之事”。

从个人幸福的奋斗者,到帮助更多的人,外卖骑手通过努力实现了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骑手的边界正不断扩大,这届“外卖小哥”真的不一般!

来源:央视新闻

编辑:缪小兵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