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由我不由天

母亲今年70岁,与共和国同龄。人老了,就常常怀旧,除了跟我们唠叨祖上家事,也会唠叨家乡的变化。她说:现在的镇江,真的是很富裕很漂亮了,老早我们自己都不喜欢镇江。

母亲说的“老早”,也只能是几十年前吧。若放眼古今,其实历史上的镇江曾经是古代千年漕运的黄金口岸,文人墨客的钟爱之地;1929年成为江苏首府,是民国时期“任期”最长的省会城市;新中国成立后,1959年成为“镇江专区”,辖镇江、常州2市及武进、扬中、丹阳、金坛、溧阳、宜兴、高淳、溧水、句容9县,后来江宁县也划入辖区。

用孔乙己的话说,镇江“先前也阔过”;用我母亲的话说,镇江“老早很大的地方,后来都被分出去了”。共和国成立70年来,行政区域分分合合,镇江逐步定格成了江苏省地域最小、人口最少的一个地级市。

白云苍狗,世事悠悠。优秀国漫《哪吒之魔童降世》里有句经典台词:我命由我不由天。镇江没有听天由命,在党的坚强领导下,一代代镇江人艰苦奋斗,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探索前行,从70年前物资匮乏、生活困顿,谋来了今天的小康镇江: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大改善了,城乡面貌大大变化了,城市服务大大改进了,镇江全市综合实力也显著提升了。

但凡家里有我母亲这般年龄的老人,都记得从前的日子:粗茶淡饭,甚至忍饥挨饿,都习以为常;小病扛扛,大病不治归天,也不足为怪。建国之后绝大多数的中小学恢复了办学,但校园只有一两排房子,操场由煤渣和细沙组成。学前孩童没有专门学校可进,要么是企事业单位提供托管服务,要么是小学里附带开一个“幼儿班”。更多的孩子,是由祖父母、外祖父母帮忙拉扯。如今,就是镇江农村,中小学也早就成为镇子上的标志性建筑物,幼儿园不仅早已“标配”,很多园舍堪当地方风景点。

古道春风,小城新生。统计数据显示,镇江全市54个村、3300余户、6500余名建档立卡低收入人口实现脱贫。来自独立第三方机构统计,中国地级市(含副省级城市)全面小康指数前100名中,镇江位列第18名。我们自豪地看到,从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文化建设、生态环境和社会治理五个领域进行系统监测的小康分项指数中,镇江全部获评A 级。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往大了看,逆全球化思潮、贸易保护主义暗流涌动,当前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往小了看,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但总体上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对我们镇江来说,挑战在增多、压力在加大,同时,机遇效应在释放、积极因素在累积,正处在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关口。这几年,镇江能否在变局中保持战略定力,领会机遇新内涵,善于抓主要矛盾、化危为机,将成为镇江这个城市未来走向的关键。尽管积淀薄弱,但最近两年能稳中有进、稳中向好,我们有理由对今年以及今后的发展充满信心。

人的主观愿望是城市发展的动力。拥有1400多年历史的镇江香醋名扬神州,人们都知其”酸而不涩,香而微甜”,却鲜有人知道,香醋酿造要经过原料的挑选、浸米、蒸饭、酒精和醋酸发酵、煎醋、淋醋及陈贮等复杂的流程。要把镇江建成为“一座美得让人吃醋的城市”,首先镇江人要坚持一丝不苟、潜心酿醋的态度与精神。“治大国,若烹小鲜。”城市发展正如同酿一坛好醋,愿我们每一个镇江人都有主人翁意识,以“我命由我定”的精神积极参与到镇江发展的每个环节,给予城市发展以信心,以耐心,共同建设强富美高新镇江。

作者:蒹葭

(作者:蒹葭)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