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蓉高速镇江收费站疫情防控检查点的交警故事

今友讯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短短数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席卷全国。

随着疫情的肆虐,周边高速公路收费站陆续关闭,沪蓉高速镇江收费站已经成为由高速公路进入镇江主城区的唯一通道,成为这座城市对抗疫情最主要的“防护墙”之一。

在这里,镇江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一大队的全体民警、辅警已经连续奋战了十余天。他们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也没有什么惊天伟业。他们把对身后这座城市的爱、对人民群众的爱、对家庭亲人的爱,全都融入了日常一点一滴、一言一行、一件件不起眼的小事里……

一座铁塔

站在检查点上,身高一米八几的颜玉兵远远望上去犹如一座铁塔。

作为高速公路一大队分管勤务秩序工作的副大队长,从镇江收费站检查点设立以来,每天一大早,颜玉兵就会准时出现在检查点上,风雨无阻,从无间断。如何对进镇车辆实施检查、登记,发现重点地区来镇的车辆、人员如何处置,怎样做好与检查点上交通、卫健等部门工作人员的协调配合,车流量增加时如何科学导控、处理好检查登记和疏堵保畅的关系……这些,是颜玉兵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必须带领大队的弟兄们把这些问题解决好,把上级的各项决策落实好。

1月27日晚20时,刚刚从检查点回到大队,正在食堂用晚餐的颜玉兵接到点上执勤民警电话:发现一辆曾途经武汉的湖北籍面包车,车内四人被拦截后情绪激动,请示如何处置。颜玉兵简单交代后挂断电话,扔下刚扒了几口的饭盒,迅速驱车重返检查点。面对被拦面包车,颜玉兵毫不犹豫冲上前,细心安抚车内乘客,耐心解释政府公告,积极争取对方支持。在做好解释、劝导的同时,颜玉兵迅速协调交通、卫健两部门工作人员,严格按规定程序对车辆进行消毒,对车内司乘人员进行问询登记并测量体温。处理完湖北籍面包车后,颜玉兵拖着疲惫的身躯坐上警车,此时,时间已近夜间十点。

“有颜大在,我们心里就踏实多了!”弟兄们都这么说。

一段通话

2月6日上午9时,朱钰的手机突然响了。此时,他正在镇江收费站检查点上指挥车辆。

朱钰掏出手机,匆匆扫了一眼便掐断了。电话是父亲打过来的。

一个小时后,利用短暂的岗间休息时间,朱钰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刚才在站岗,不方便……”、“晓得你们忙,也没什么事,看你几天都没个电话,就问问……”、“我还好,你身体怎么样?”、“还好还好,你上班要注意安全……”、“放心爸,你在家要记得按时吃药,不要到外面乱跑。”、“知道知道,那好了,就这样……”、“就这样……”。

出生于1993年的朱钰现任高速公路一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去年刚刚加入党组织。朱钰的父母亲都生活在句容农村,父亲因脊椎受伤,春节前夕刚刚出院在家休养。大年初二接到指令赶到大队后,还未成家的朱钰连续十多天吃住在大队,除参与检查点正常执勤外,还担负着大队临时处突的任务。

刚开始的时候,朱钰还记得每天打个电话回家。随着形势愈来愈严峻、任务愈来愈繁重,最近几天,他竟望了打电话的事,这才有了上面这段父子间的通话。

一个敬礼

2月3日晚19时许,一辆牌号为苏LN2646的重型货车离开沪蓉高速公路主线,慢慢驶近镇江收费站,准备排队等候检查。

“师傅,从哪里回来的?”正在站内执勤的高速公路一大队三中队中队长唐赵翀迎了上去。

“从武汉回来的!”货车驾驶员摇下驾驶室玻璃,大声道。

“武汉?”唐赵翀吓了一跳,赶紧追问:“这个时候还跑武汉?”

“救灾去的!你们检查要多长时间?”驾驶员语气中带着自豪,又透出几分焦急。

经过一番详细询问,原来,这辆货车是运送配电柜到武汉支援雷神山医院建设的,当日刚刚由武汉返回,正急着赶回我市扬中生产厂家,准备运送第二批配电柜支援武汉。看到排在前面的待检车辆较多,驾驶员正暗暗发愁呢。

得知这一情况,唐赵翀立即联系收费站工作人员,打开收费站绿色通道,指挥货车驶出站区。随后,唐赵翀又协调交通、卫健部门工作人员,优先对货车进行消毒,为驾驶员快速检查登记、测量体温。一系列规定动作做完,唐赵翀用警车开道,将货车一直护送至出高速公路驶往扬中的分叉路口。

驶出路口时,货车驾驶员放慢车速,摇下玻璃,向停靠在路边的警车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一声感谢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日趋严峻,2月1日,沪蓉高速公路沿线镇江、常州等市部分收费站均已采取暂时关闭措施。

上午9时许,正在检查点周边巡查的高速公路一大队二中队民警马杰突然发现,高速主线往收费站方向,一男一女两名行人竟然由南向北在高速公路上行走!

虽然此时高速公路上的车流量不大,但车速较平时却快了许多,一旦驾驶员疏于观察或处置不当,后果不堪设想。

“靠边走!靠边走!”马杰冲进收费站内,朝着两人连连挥手示警。

两人紧贴路边围栏,在马杰的引导下慢慢走进收费站。

将惊魂未定的两人带至安全区域,马杰在对他们的危险行为进行严肃批评后,又询问了他们在高速上行走的缘由。

原来,两人是一对夫妻,均在成都工作,年前从成都回老家江阴过年,当天打车准备赶往常州奔牛机场飞回成都,不料沿途几个高速出口都已经关闭。行至镇江枢纽时,司机竟以有事为由将两人抛下后自行离去。

在按规定对两人进行了信息登记和体温测量后,经请示带班领导批准,马杰又驾车将这对夫妻送至丹阳市区。

“谢谢……谢谢……”在登上出租车的一刻,夫妻两人眼含热泪,不停地重复着同样的字眼……(侯兆龙、蔡渭涛 )

本文由市民上传并发布,我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今日镇江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作者:135***518)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