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元宵 | 有样学样还是失败,为做应景的橘子灯,“浪费”了2个橘子……

The Lantern Festival

元宵节近在眼前,昨天(24日)是正月十三,一年一度的赛花灯揭开了幕布,各式花灯争奇斗艳,仅仅是兔子灯,就勾起了很多为人父母者、“8090”后的美好回忆。元宵节讲究一个“圆”,虽然此“圆”非彼“元”,但仔细想想,在“元月”里能看到圆月亮、吃到圆滚滚的元宵,再拖着像个团子一样的花灯自由漫步,岂不正是元宵节的良好祝福——愿所有的美好事物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句容宝华山千华古村里的各色彩灯。张杰  杨志国 朱美娜 摄)

(西津渡的大型彩灯。陈路 摄)

镇江过元宵节有个说法,叫“上灯圆子落灯面”,圆子指的是汤圆,北方又叫元宵。上灯起始日一般指正月十三,这一天吃过圆子,再带着花灯轧马路,才好似真正开始过节。

(超市内的各式汤圆。陈路 摄)

“上灯”后的气象不是太友好。据江苏省气象台的预报,今天全省阴有阵雨或雷雨,其中淮河以南地区雨量中等局部大雨,到了明天元宵节,雨也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可能会有小到中雨。27日正月十六,雨就要止住转为多云了,这时花灯又可以转起来了。


虽然这两天都将有雨,但花灯的售卖可是在之前就已热闹起来了。24日的西津渡,带着花灯的大人小孩将古街映照得生动而活泼,早已布置好的彩灯,也为游街的人增添了许多的乐趣。

(宝塔路路口售卖花灯的摊位。陈路 摄)

(西津渡赏花灯的人群。吴云翔 摄)

镇江市志记载:“正月十一日或十三日上灯日,十八日或二十日为落灯日,正月十五日为元宵节,是家家食汤圆,又有‘上灯圆子落灯面’之说。节日,有各式花灯;各业有赛灯之举;民间有娘家给新嫁女儿送灯之俗,名曰‘吉庆’,以为生子之兆。”


元宵灯节,古称“元夕”“上元灯火”,系最热闹的过年习俗,俗称“闹元宵”。南宋任镇江地方官的辛弃疾《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千花树”,形容元宵之夜花灯灿烂,品种繁多。北宋欧阳修词中写道:“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连小小的花灯连成片,都将黑夜变得像白天一样,足见宋朝时元宵灯市的热闹。


今年,小编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学着某音上的内容,制作了一个小橘灯。身为手工达人小白,做起来才发现,还是做个橙子灯比较容易一点,至少不会轻易“破相”。挖好的半个橘子里放一个蜡烛,再穿上麻绳拎在手上,不禁让人想起由著名作家冰心创作、曾被选入语文教材的散文《小橘灯》。自己制作的小橘灯,虽然样貌一般,但也有着不屈不挠的个性,顽强地看到了自己发光发亮的那一刻。

(为了做一个不甚完美的橘灯,不得不吃了三个橘子)

说完花灯,我们再抬头注目那一轮圆月。天文专家介绍,元宵节当晚,有着“黄帝星”之称的轩辕十四将与皎洁明亮的元宵月在天宇“巧遇”,上演浪漫的“星月童话”。按西方星座划分,轩辕十四隶属于狮子座,称为狮子座阿尔法星,也被称为“王者之星”,在全天恒星亮度排行中排第21位;按中国古代星座划分,轩辕十四隶属轩辕星座。轩辕星座由十七颗星组成,轩辕十四是其中最亮的星,即主星,呈蓝白色,由于轩辕是黄帝的名字,因此,轩辕十四也被古人称为“黄帝星”。


赏花灯与明月,心情真是美美的。不知元宵节时能否天公作美,让月亮与人间相聚一场,共赴浪漫之约。

相关链接:元宵故事


燃灯七盏

宋代福州有个太守名叫蔡君谟,面对千里饿殍却要粉饰太平。他下令一道,要求治下所有百姓,每家在元宵节之夜必须燃灯七盏。有个穷人叫陈列,制了一个一丈多高的大灯,上书一首诗:“富家一盏灯,太仓一粒粟;穷家一盏灯,父子相对哭。”消息传到太守耳中,他只好收回成命。


双喜临门

王安石20岁时进京赶考,元宵节时路过一地,一大户人家悬灯出题招亲。联曰:“走马灯,灯走马,灯熄马停步。”王安石不会答,却记在心中。到京后谁知主考官所出之联竟是:“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王安石提笔就以招亲联作答,得中进士。衣锦还乡时发现那联居然仍未有人会答,王安石便又以考题联作答,竟又得了个漂亮媳妇,实是双喜临门。

全媒体记者 陈路

部分内容综合《<镇江市志>过年习俗浅说》、新华社、光明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